徘徊过多少橱窗。住过多少旅馆。
想开往地老天荒需要多勇敢。

云氏夫夫

好想看史密斯夫夫AU的云次方。

川菜馆老板(伪)嘎x现代艺术家(伪)龙

虽然开饭馆但是只会做炒豆角和手抓羊肉的嘎,撞上不懂艺术,可能最精通青岛骂人话biang语的大龙。

最好还是个ABO ,快乐结婚后,孩子都挺大了才发现,握草多年宿敌是枕边人。


大龙: biang的说好今天你接孩子放学,你跑这里杀人来了?


平面设计师都是从哪儿找素材的?

一只橘子:

ChungGan:



另一篇链接:不用考虑版权的几个图片网站
 



平面设计师都是从哪儿找素材的?






原文来自知乎X xxx的回答



详细解释移步知乎答案。



神器一:Pinterest












神器二: NounProject...


去了好多次电影学院,但是却连一张正面的照片也没有为它拍下,总是觉得有些遗憾。

在去上课的那些日子里,正好也是天气最冷的那些时日,却总是迷迷糊糊地坐错站,上错车,然后只能一个人蹭着雪,急急地往学校赶。

沿路的风景有着北欧独特的风情。空气闻起来是冰冰凉凉的清爽。

有一次地铁坐过站,两站地铁,从地下开到地上。

Slussen。

从地下来到地上一瞬间的豁然开朗,白雪的光照进地铁,让人难以拒绝它的漂亮。这个常年冬天的城市,总有这样冰凉的美丽。

下午六点不到的时候,天色阴沉沉的,总是灰色的调子,我还嘲笑说过在这种地方拍照是决计不会好看的。

出站之后是一个小摊子,卖一些小东西和包,对面就是斯德哥尔摩有名的观光电梯。天气冷,也没什么人。

后来又去过Slussen几次,不过都是匆匆走过:从这里坐船去赫尔辛基,从这里一路步行去到老城,尝了煎鱼排,在国庆节看了图书馆门口的学生演奏,和有点微醺的瑞典大爷聊天。

站前的马路曲曲绕绕的,有一个大回环,走了好几次也没...

刚到斯德哥尔摩不久的时候,这个北欧的首都冷得让人打颤。

下午五六点的时候,斯京灰灰的天就逐渐暗下来,河对岸老城的灯光渐次亮起来。骑着单车的斯堪的纳维亚人哈着白气。

伸出大衣口袋的手冷得直抖。

绕着T-CENTRAL堪堪绕了一圈,走过老城桥堤长街石像,路过店面零零总总形形色色。

总以为有无数次的机会一次次一次次走过这里。

他们叫你,比英语咬字更重的发音

Gamla Stan , Gamla Stan

超级美

无人街:

In my spirit lies my faith.

© 晴光Akari | Powered by LOFTER